充电男朋友


2383 views

2016-06-12 23:36:38

第一次发现男朋友需要充电,是在我们正式交往的一个月后。 那天我们一起去看电影,他想看枪战片,我想看科幻片,我们在柜台边争论。他没有像往常一样让着我,也没有跟我解释为什么要看枪战片的理由,只说了一句“我不想迁就你去看科幻片”。我一愣,就在身后队伍的抱怨声里,他买了他想看的枪战片,没有再多问我一句。 从买完票的那个瞬间,我就在思考为什么他会这样,以至于电影放到了一半,我还没晃过神。 黑暗里的他表情严肃,目不转睛地看着大屏幕,一双手,捏成了拳头,放在自己的腿上,时而松开,时而小力砸自己的腿,俨然进入了剧情。 我向来不喜欢看枪战片,加上错过了前半截,根本没法进入状态,有些不愉快,拿胳膊捣了捣他,却听他说,“这个爆头漂亮!” 投入得忘我了? 我更加不愉快了。 于是稍微用力地拍了他一下,问道:我的水呢。 他的眼睛依然没有移开屏幕,像是应着剧情般回答我:没买。 我这才仔细看了看,发现我们什么都没买,没有饮料,没有零食,就这样干巴巴地看着电影。我看着周围的人,在枪声的“砰砰砰”里,往嘴里塞着各种零食“咯嘣咯嘣”。向来被鞍前马后,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个落差,我一冲动,就站了起来。他这才反应过来,小声问我:你干吗? 后排的人开始抱怨我挡住了视线,我索性就跑出了电影院。 过了一会,他追了过来。我们坐在电影院外围的座位上,沉默着不说话。 他突然牵过我的手,说:对不起,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,我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充电一次。刚刚没有遵循你的意见,是我的自我充电机制。 充电? 我噗嗤一下笑出声来。之前铺垫那么久,就是为了这么严肃地编了个理由来哄我啊,真逗。 他告诉我,他的充电表现方式,不是真的连接插座,让电从身体里流淌,而是选择性地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,副作用就是在那个时间段,可能会忽略外在环境,尤其是我。 我才不信呢,我活了 20 多年,从来没听说过,男朋友还需要这样形式的充电。每个男朋友,从田地里收割过来后,不都是只需要晒晒太阳就够了吗? 可是时间久了,我越来越发现,男朋友说的充电不是个玩笑,他的充电行为,渐渐穿插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。 比如说,以前一起跑完步,我累了,他会背我回家,但是现在不会了,有时候还会不耐烦地说我不懂事,他也很累,然后两个人一路别扭不说话地走回家。 比如说,一些常规的节日再也没有收到鲜花巧克力,我问他为什么不送我花,他却觉得那些东西不足为道,还给我举例子说,你见过考完试还狠劲复习温书的人吗,我们这就已经老夫老妻了,在意那些干嘛。 再比如,以前不小心碰到了他电脑关机键,我紧张得要死,他却哈哈一笑,觉得我小心翼翼的样子特别可爱,但是现在,我催促玩游戏的他陪我逛街,催了半天,一气之下按了关机键,他却蹦了起来。 这样反差的例子,实在举不胜举。 最让人气愤的是,有次跟他说,我想去吃火锅,他却头也不抬,说吃完火锅一身味,好臭。可下一个瞬间,他接了一个电话,换了衣服就往外跑,说朋友们约吃火锅。 逐渐平淡的感情,让我不堪重负。 我萌发了分手的心思。 后来,我们分手了。 分手之前,他充电了好长一段时间,这段时间里,我们彼此都没控制住情绪,互相不退让,吵着吵着,也不知道是谁喊出了分手,另一个就喊着不分是孙子。 不久后,他穿了一身露了半截腿和胳膊的衣服,登门道歉,开口就喊我奶奶,逗笑我之后才愧疚地说,那几天,他在充电,希望我能原谅他。为了体现诚意,他送了一瓶我喜欢很久的香水。 和好之后的我们,也度过一段完美的热恋期,这个期间,他没有进入充电状态过。 然而好景不长。我没想到,很快,他就因为一碗馄饨而陷入了充电状态。 那天我们一起去外地玩,一路闲逛拍照。傍晚时分,两个人又累又饿,他问我想吃什么,表示如果我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,就带我去吃这边最地道的饺子。 于是我跟着他走进了一家餐厅。可是东西端上来,却是一份馄饨。我迟疑着叫过服务员,正想问是不是上错了,却见他夹起一个就开吃,被烫得吸着气说好吃,然后让我也尝尝。 我看着他,说,这不是我们点的饺子。 他一下子就不高兴了,拿过盘子一口一个地吃了起来,直到把一盘都吃完,开始数落我。大意是觉得我过于矫情了,都是有皮有馅的,能有多大差别,能吃不就行,还管它是什么种类。一直出了店门,还怪我刚刚太矫情,让他面子挂不住。 我顿时觉得很委屈,明明是他要给我点饺子,服务员上错了,凭什么就责怪我。一时激动,就哭了起来。 半晌,他说了一句“对不起,刚刚我又在充电了”。 我站在路边的梧桐树下,看着路灯透过树叶,落在他脸上斑驳的光影,不知道该不该责怪他。但肚子里传来的饥饿感,让我突然间不想说话。 不止一次觉得,男朋友充电这个行为,我挺无语的。但是每次充完电,他也会来哄我。 我们吵吵闹闹分分合合许多次后,渐渐有了一个认知,他的充电期,让我不痛快,但是仔细想想,又的确没造成类似劈腿暴力等原则性问题,如果说有问题,或许正如他所说的“我是把你当做自己人啊”。 有次喝下午茶的时候,我实在忍不住,问闺蜜:你们的男朋友要充电吗? 她们都很惊讶地反问我:这个世界上还有不需要充电的男朋友吗? 那刻,我恍然大悟,原来男朋友这种生物都是要充电的。 那个下午,我听着朋友们诉说着自己的男朋友各种充电状态,也附和着大笑。最后,她们劝我尽量放宽心,既然他们要充电,我们也学会充电就是了,人生苦短,何必为了自己以外的人和事情不开心呢。 散场的时候,我看着她们撒着娇给男朋友打电话让来接。我也学她们的腔调打了一个电话,电话里男朋友告诉我,他正在充电,没法来接我。 放下电话,我笑着说,男朋友开车掉头不方便,让我去路口等他。然后自己打算偷偷挤公交,却在公交站撞见了闺蜜们,大家互相笑着解释:男朋友突发充电中。 前一天我还在想,男朋友充电的这种行为,我要么继续忍,要么再次分。 可是既然全世界的男朋友都需要充电,那么,我换了一个,不还是也要经历这个历程吗。闺蜜们都说,得过且过吧。 或许,我没能生活在一个好的时代。这个时代的男朋友,一开始是纯天然的,当从地里摘回来之后,失去了大地的养分,太阳能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了,就不得不需要各种形式的充电,方能维持他对我的热情。 偶尔,一阵阵的,终究好过一个人独自打发漫漫长夜,和复制般的一天天。 或许,有一天,我们也会成为传说里的同床异梦一样吧。我相信,这一天,终会到来,只是早晚而已。但我内心里,又在期待,它不要到来。 但是,有天他兴冲冲地跑来找我,想和我一起去旅行。 可是我还没听完整个旅行计划,我就拒绝了他。真的,实在太无趣了,而且我明明之前告诉他,他说的这个城市我以前经常去出差,早玩腻了。 他一溜烟跑开了,后来几天都没他的消息,直到我看了他的朋友圈,原来他跑去旅行了。我看着共同好友点赞评论说,你和你女朋友感情真好啊。 我扫了一眼,继续下滑,去看其他人的朋友圈,默默地给他们每个人点了一个赞,包括男朋友。 刷完朋友圈,我接到一个电话,也收拾包裹,出门了。或许,女朋友这种生物也是需要充电的吧。 两天后,我们都各自回了家,大家都没有说起这个假期都玩了什么,各自刷了手机,直到夜深。 在他的鼾声里,我无数次翻着身,回忆着这次的充电,心里并没有一丝丝开心。我还是想和男朋友好好地生活啊,想要平淡的日子里,多一些浪漫和关心,竟是这么难。 我想多关心他一点,换来他的一些体贴。 不管怎样,男朋友充电的频率还是越来越高,时间越来越长。有时候一个月,我们都不怎么说话,大家在一个房间里,各自对着自己的电脑,或忙自己的工作,或各自戴着耳机看剧。 我们再也没有相拥一起,吃着膨化食品看着剧,话说得比剧情台词还多了。 就连做爱也似乎像是例行公事,没有激情,也不乐于解锁新姿势。 有时候,我刚嘟着嘴,要撒娇抱抱,他就会皱着眉说,现在是我的充电时间。 每当这个时候,我就在算着日子想着,我们交往一年了,好长啊。年轻的时候,拉一分钟的手,都能回味一个深夜,如今呢? “我们结婚吧。” 有一天,他突然跟我说这句话。 没有想象中的单膝跪地求婚,也没有布置特别浪漫的场地,甚至连个烛光晚餐都没有。就在这间大排档上,我刚打开了一瓶啤酒,打算自我麻醉,却听到他说这句话。 早在年少时,我还幻想过,以后结婚之前一定要男朋友很隆重浪漫地求婚,最好是我再拒绝个几次,显得格外矜持。当然了,为了给他面子,事不过三,我得在第三次伸手让他给我戴上戒指,然后双手捂脸,控制激动的泪水不要流下来。 最好周围的人都很配合地喊着“在一起在一起”。虽然很俗套,但是生活嘛,我们不经历到那一步,所想象的不都是俗套的听闻么? 我抬头看了一眼他,他正夹着一块鸡腿,半截咬在嘴里,娇嫩的肌肉包裹着骨头在筷子上颤动着,咀嚼了一会,一根还拉扯着一些残肉的骨头从他的嘴里吐出来。 他看着我,筷子还在盘子里划拉着,似乎在等我的答案。 “好啊。” 我也答得家常便饭,心湖似乎荡起了一丝涟漪,但是过于轻微,我都不确定是不是,刚刚有风吹过。 婚后的日子,更加老夫老妻,像是清汤寡水。 晚饭后,常规地一起散步,一前一后。 毕竟这天渐渐热了,如果像刚热恋那会紧紧地牵手,还没一分钟,都汗哒哒的黏湿。 我跟着他的步伐,想着新来的小鲜肉同事给我发的暧昧短信,直到闻到一股花香,才恍然,我们竟然走进了一家花店。 他是要送我花吗? 他有多久没送我花了? 我的心不禁开始加快跳动起来。 他挑过一捧鲜红的玫瑰,径自走到收银台,付钱签字。全程没问过我。虽然我不喜欢红玫瑰,但是我喜欢他给我买红玫瑰时候的样子,那个有些小霸道喜欢给我惊喜的男人回来了? 我抱着这捧红,一路心花怒放地回了家。一边往花瓶里放,一边问他,“你怎么突然给我买花啊。” “今天不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吗?” 心中窃喜,他居然还记得。没想到,他还会欲擒故纵呢。 “结婚是件极其耗费能量的事情,我觉得吧,在下一个纪念日到来之前,我得充很长一段时间的电了。” 可是你昨晚才充过电啊,我咽下去了这句话,笑容僵在脸上,问他,“很长是多久?” “一年吧。” “一年?”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。 他挑挑眉,换上衣服,朝袖口喷了喷香水,向门口走去—— “或许不止一年。” 我看着他陌生又熟悉的侧颜,在光线的暗处,变得模糊,这些年的生活,不停快速的在脑子里浮现,突然间而来的“吱呀——”声打断了我。房门瞬间打开瞬间又关闭,他和我,已然隔了一道屏障。脑子短暂地一片空白后,闪过一个小火苗——新同事发的短信,我要不要回一条呢? 本文转载

上一篇:对这个残酷世界说什么

下一篇:没有怜悯心的人,是无能的人

扫码与我联系

★ ★ ★ ★ ★

“感谢你的鼓励与陪伴,我们的坚持才有意义”

创新与发展 – 优客记录保留所有权利

站内搜索 鄂ICP备16016329号 鄂公网安备42022202000038号